看见别人放鞭炮,快乐的童年
  

曾记得我的童年,父母亲一生一世从未正式给我们兄弟妹妹买过鞭炮!,他们一边用手遮住脸和眼睛,一边用脚不停地踩踏熄还正在燃爆的“炮仗”,放“熄西”炮仗也很好玩。
  
看见别人放鞭炮,快乐的童年
  

前天我同几个骑山地车的车友到老火车站买了些鞭炮,增添过年的气氛!
  

曾记得我的童年,父母亲一生一世从未正式给我们兄弟妹妹买过鞭炮!
  

看见别人放鞭炮。哪时期,我大哥二哥都很勇敢地冲到正在地上燃烧的鞭炮。他们一边用手遮住脸和眼睛,一边用脚不停地踩踏熄还正在燃爆的“炮仗”。他们把捡到的炮仗互相分享。我和我妹妹偶尔也分享三五个,但大多是只能放“熄西”,就是没有引线的并还未引爆的鞭炮。放“熄西”炮仗也很好玩。在街上捡个烟屁股,一手拿着燃烧着的烟屁股,另一手捏拿着已折断成四五十度的炮仗;用烟头火星点燃已折断的炮仗显露出的黑火药,这时炮仗里的黑火药变成时速不断的火花,从小小的炮仗筒的眼眼里瞬间喷出,就是像现在小孩玩的火花绳索。有的用手挥舞着“熄西”炮仗,飞快的并不停地还画着园圈,炮仗筒里面喷射出的火星闪烁成耀眼的园弧形,美极了,但更多的还是快乐极了!
  

前天我同几个骑山地车的车友到老火车站买了些鞭炮,增添过年的气氛!,他们一边用手遮住脸和眼睛,一边用脚不停地踩踏熄还正在燃爆的“炮仗”,他们把捡到的炮仗互相分享,在街上捡个烟屁股,一手拿着燃烧着的烟屁股,另一手捏拿着已折断成四五十度的炮仗;用烟头火星点燃已折断的炮仗显露出的黑火药,这时炮仗里的黑火药变成时速不断的火花,从小小的炮仗筒的眼眼里瞬间喷出,就是像现在小孩玩的火花绳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