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有迟到,无法割舍的爱情
  

那两个学生都大约大约13岁,女孩绑着马尾,身材修长,有一双又圆又亮的眼睛,她流的汗都可以装满一个大桶了,

“你今天没有调闹钟吗?那么迟才下来!”雪琪不高兴的问,毕竟这是开学的第一天,雪琪可不想给老师留下不,

“喂,你知道我有多么不好意思吗?刚才巴士上的人全部都一脸不爽的表情看着我,好像我是世界的罪人一样,你知道吗?”。
  

“快点啦,快迟到了!”
  

“知道啦,你不会先走吗?”
  

“人家就是特地的在等你啊!”
  

两个穿着制服的学生正在使用最快的速度飞赶到学校。
  

那两个学生都大约大约13岁,女孩绑着马尾,身材修长,有一双又圆又亮的眼睛,她流的汗都可以装满一个大桶了。
  

女生用着最快的速度先跑到巴士亭,而那个男生却半死不活的身躯慢慢的走过来了。
  

“庄浩泽,你可以快一点吗?”
  

女生向司机道歉,司机不耐烦的指了指自己的手表。其他的乘客也一脸不爽的等待浩泽上来。
  

女孩是他的邻居————凌雪琪,从小到大的青梅足马。
  

庄浩泽慢慢的走上了巴士,有礼的对司机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就到雪琪身边的空位子坐下。
  

“你今天没有调闹钟吗?那么迟才下来!”雪琪不高兴的问,毕竟这是开学的第一天,雪琪可不想给老师留下不
  

浩泽却在那边要理不理的闭上眼睛,准备要在巴士上“饱睡一餐”,可是却被雪琪的唠叨给吵醒了。
  

“喂,你知道我有多么不好意思吗?刚才巴士上的人全部都一脸不爽的表情看着我,好像我是世界的罪人一样,你知道吗?”
  

“对不起啦,大小姐,最多我以后不要那么迟起来,好不好,拜托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啊~”浩泽一脸委屈地说。
  

“好,这次就看在阿姨的份上想原谅你,希望我们到学校时,还没有迟到。”雪琪害怕地说。
  

“你那么害怕做什么啊,今天是开学日,老师不会罚我们的啦!”浩泽自信地说。
  

“最好是这样!”雪琪有点放心地说。
  

“人家就是特地的在等你啊!”,

那两个学生都大约大约13岁,女孩绑着马尾,身材修长,有一双又圆又亮的眼睛,她流的汗都可以装满一个大桶了,

庄浩泽慢慢的走上了巴士,有礼的对司机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就到雪琪身边的空位子坐下,

“你那么害怕做什么啊,今天是开学日,老师不会罚我们的啦!”浩泽自信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