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镜亦非台,别太当真,我们看到的,仅仅是一种假象(深度好文)
  而那“性空”却非没有之空,这个“性”指的是“空性”,这便是佛教说的“缘起性空”,没有什么能够永恒不变,也没有一个能够永恒不变的本体,我们故名之为“空”,但并不是说这个杯子不存在。
  

世上万象,就这样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。没有什么能够永恒不变,也没有一个能够永恒不变的本体,我们故名之为“空”。
  

许多人在听说一切都归于空性的时候,往往会觉得不可思议,《心经》里说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难道肉眼所见之物都等同于“什么都没有”吗?实际上,这种疑问正好显示出人们对佛教所说的“空”的普遍误解。
  

其实,我们说“本体空”,并不是指什么都没有,而仅仅是在强调和揭示一种不断发生的变化。所以,有专家认为,慧能《六祖坛经》里的那个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的偈子,“本来无一物”是被篡改了的。
  

后来,敦煌出土的最原始的《六祖坛经》证实了这个判断。里面这个偈子是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佛性常清净,何处惹尘埃?”那“本来无一物”应该是“佛性常清净”。因此,佛性应该是“本初清净”,而非“空无一物”。
  

举个例子,我的一个学生告诉我,她住在城中村里,窗外在建楼房,每天早上工人们最迟六点开始施工,打电钻、敲凿墙壁、大声喧谈,直到他们结伴去吃饭为止,有时候还会施工到晚上八点多。身为自由职业者的她,每天就是在这样无休无止的巨大声响中写作,但她总觉得自己住的地方很是宁静。为什么呢?理解工人们的辛劳,和他们养家的压力,所以心里不生嗔恨,此外,还因为她的心很宁静。她明白一切声音都是因缘和合之物,只要对话的一方走开,交谈就会中止;只要需要用到电钻的工序完成,电钻声都会中止;只要楼房建好,那些建筑噪音就会消失。她知道因缘有它自己的运行节奏,所以她压根不会生起“让这噪音停止吧”的念头,更不会执著它,噪音甚至无法进入她的心灵,她仅仅安住于自己的写作当中,享受那份思想流淌的快意,当然也就不会感到烦躁。
  

虽然噪音在她的心中会被融入空性,但是她的耳朵仍然能听得见噪音,即“体空非无物”,就是说人的心体虽是归于空性的,但不是说什么都没有,而是“体空性不空”。那“体”,由各种因缘聚合而成,其中一种因缘离散的时候,“体”就会改变,所以说并无永恒自性,故名“体空”。而那“性空”却非没有之空,这个“性”指的是“空性”。凡夫经过正确的修行最终证悟空性,便与佛菩萨无异,解脱凭的就是悟得这个空性,它是世间万物同一的属性,是空寂明朗、无生无灭、无来无去、无始无终的。我们又说“体空性不空”,这不空的“性”,指的是物体个别的属性,即别性。例如水的别性是湿,火的别性是热,喜欢作恶的人别性是恶,喜欢行善的人别性便是善。所以,“性不空”的意思是,人的心体虽然归于空性,但每一分每一秒显现出的现象却具有其个别的属性。也就是说,虽然,万物没有永恒不变的自性,是无我的,是无常的,是瞬息万变的,但因缘聚合之后,就会表现出各种现象。这便是佛教说的“缘起性空”。
  

我们看到的外部世界,便是因缘聚合的,当然它也归于空性,是无常的。举个例子,漂亮女孩不会永远漂亮,她总会长出白发、皱纹,总会显出老态,更别提她身上那些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的微妙变化,比如细胞的忽生忽灭。而且,她实际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美丽,因为她体内有污血,皮肤上沾满细菌,她的躯体也是由白骨支撑的。
  

这说明,很多时候,我们看到的,仅仅是一种假象而已,是由我们偏颇的眼光和充满偏见的心所虚构出的“真实”。那么,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的东西?还是有的,不过,它们的有效期仅仅是当下。每个当下,我们通过真心的妙用所感知的一切既是真实存在的,又是短暂的现象。下一个瞬间,情况或许就会变得不太一样。就算宁愿自欺欺人也不肯坦然接受无常这个真理,我们仍然会不断与无常狭路相逢。
  

一个年轻的朋友给我讲过一个故事:她曾经是个很喜欢做计划的人,常常希望能将未来的所有变化都保持在可控范围之内。一年前有一天,她给请病假在家休息的老公准备好午饭才去上班,中午老公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要跟家人出去吃饭,然后去医院复诊。两个小时之后,她又收到一个电话,却是老公的死亡通知。这件事发生之后,她足足休养了一个月才回家,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那天的午饭已经发霉了,她不由地唏嘘不已:老公才三十岁,两人本是新婚燕尔,早前计划好下个月去蜜月旅行并补拍婚纱照,再下个月要小孩,两年后回老公的家乡发展,但是,原来,她,乃至所有人,对短短两个小时之后——甚至下一分钟——的事情都无法预料,更无法控制。
  

幸好,无常带来的并不只有坏消息,它也保证了每个人的痛苦终究都会消失。上面说到的那个年轻朋友曾经历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,回忆当初的时候她告诉我,那时活像生活在地狱里一样,每一天都害怕醒来,每一天都觉得像在业火中焚烧,但浑身却又如同堕入冰窖般的寒冷。她每天都待在那间冷清的屋子里,不跟任何人聊天,不跟任何人通电话,每天半夜跪在丈夫的遗像面前不断磕头,她为自己没能对他再好一点而感到无比悔疚,她甚至想要舍弃自己的生?命……?但是,一切还是过去了。过去了之后,她发现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经历。跟其他经历不太一样的是,这次对无常的体悟,改变了她看待世界的态度,也改变了她对待人生的态度。
  

她最大的改变,就是树立了对世界正确的认知:虽然诸相归于空性,但那诸相还是存在的。执著于诸相的存在容易陷入执实的误区,也就是把虚幻的存在当成事物的真相;不承认诸相的存在则容易陷入顽空的偏见。比如,有人一谈空性,就陷入一种顽空,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意义,什么都没意义,这就是典型的虚无主义。
  

诸相虽归于空性,即一切虽归于空性,虚幻无常,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,但还是存在一种因缘聚合的妙有和缘起。“妙有”是什么意思呢?它是非有之有,是建立在空之基础上的有,也就是在“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本体”的前提下的有。真心的妙用所感知的一切,就是妙有。
  

我们举个例子,能工巧匠用陶土制成杯子,书画名家在上面刻了字,然后经过炉火烧制,这一系列的因缘聚合,使它成为一个有名家题字的杯子。那么,它是不是永恒不变的?不是。如果我不小心打碎了它,它就不再是杯子了,变成了垃圾;如果被铺到路上,又会变成铺路的碎陶片。等到再一次因缘聚合时,它可能还会变成别的什么东西。
  

世上万象,就这样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。没有什么能够永恒不变,也没有一个能够永恒不变的本体,我们故名之为“空”,但并不是说这个杯子不存在。在被打碎之前,杯子还是存在的,但它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本体,它因多种因素聚合而成了现在的“它”,但终将折旧或坏损再转化为其他的东西,也即缘起有而自性空,故称为“缘起性空”。它的本性是空的,是虚幻无常的。
  

再举个例子,我老家凉州的那个楼房存在吗?它当然是存在的,它的身体能为我和家人遮风挡雨,能收纳我所有的心爱之物,我的书,我的石头,我的字画,等等。但它仍是因缘聚合之物,没有永恒不变的自性。若干年前,这儿一片空旷,是一片坟地。我的爷爷曾在离那儿不远的地方盖了个小房子拾粪,拾铁路上的粪。他不敢把粪堆在外面,怕被人偷,就把粪都拣到自己住的房子里面,在堆满了粪的房中吃、睡。在他的眼里,这粪比什么都重要,是万万不能丢的。但他不明白,这粪是因缘聚合之物,堆粪的房子也是因缘聚合之物。几年后,房子就被拆了,坟地也被平了,种上了庄稼;再过十多年,庄稼地成了一个村庄,人们为了争盖房子的地,还打得头破血流。这些人不知道,这个村子也是因缘聚合之物,多年之后,这块土地会被一个大老板买了去,把村子推平,修成了一座现代化的住宅小区。后来,我买了其中的一套楼,住了进来。于是,空荡荡的楼房里又盛满了我的东西。但这并不是终点,它还会一直变化,会无休止地变化下去。因为,无论村子、楼或是土地,都没有永恒不变的本体。由于因缘聚合,它们才有了诸多显现,我们称之为“缘起”;但它们又没有永恒不变的本体,它们在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,所以又叫“性空”。
  

——雪漠《光明大手印:实修顿入》
  佛性常清净,何处惹尘埃?”那“本来无一物”应该是“佛性常清净”,每个当下,我们通过真心的妙用所感知的一切既是真实存在的,又是短暂的现象,这件事发生之后,她足足休养了一个月才回家,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那天的午饭已经发霉了,她不由地唏嘘不已:老公才三十岁,两人本是新婚燕尔,早前计划好下个月去蜜月旅行并补拍婚纱照,再下个月要小孩,两年后回老公的家乡发展,但是,原来,她,乃至所有人,对短短两个小时之后——甚至下一分钟——的事情都无法预料,更无法控制,我的爷爷曾在离那儿不远的地方盖了个小房子拾粪,拾铁路上的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