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叶密如稠,短笛悦耳 婚恋交友(之七)
  我问,你这是怎么了!她说“因为这个别人的老公是我儿子”!这是一位刚做母亲少妇的幽默!我释然,是啊,大凡有儿子的女性都是最疼爱这个别人的老公的!是搞笑的幽默,还是幽默的搞笑!总之天经地义吧!有些别人的老公还是必须疼的!,

有一天我要去看你,无论你同意不同意,牵着你的手,在惬意的拥抱中闻花香、看太阳、遛风景。
  

她说“我最疼爱别人的老公。疼他、爱他、亲他,睡觉要搂着他”。我问,你这是怎么了!她说“因为这个别人的老公是我儿子”!这是一位刚做母亲少妇的幽默!我释然,是啊,大凡有儿子的女性都是最疼爱这个别人的老公的!是搞笑的幽默,还是幽默的搞笑!总之天经地义吧!有些别人的老公还是必须疼的!
  

枫叶密如稠,五花山时候,不忍离秋。过往人间都是客,长世亦难留,无限眷恋在心头。静夜幽幽、往事悠悠,念只念——相约厮守、相伴白头!
  

枫叶密如稠,不忍离秋。无限眷恋在心头。潇洒一回谁是客,静夜幽幽……
  

有一天我要去看你,无论你同意不同意。牵着你的手,在深邃的夜空中数星星、看月亮、遛云彩;有一天我要去看你,无论你同意不同意。牵着你的手,在惬意的拥抱中闻花香、看太阳、遛风景。醉了!爱就要不管不顾,爱就要全心投入,爱就要彻底投降,爱就要义无反顾!无论如何不后悔,撞了南墙头不回
  

爱的逻辑是没有逻辑、不需要逻辑支持。爱,不是看别人脸色的存在,不注重别人的评论而甜蜜,不是对他人的承诺,不被所谓的条件而束缚。而是自我感觉的幸福,由幸福而激情出的该与不该!
  我问,你这是怎么了!她说“因为这个别人的老公是我儿子”!这是一位刚做母亲少妇的幽默!我释然,是啊,大凡有儿子的女性都是最疼爱这个别人的老公的!是搞笑的幽默,还是幽默的搞笑!总之天经地义吧!有些别人的老公还是必须疼的!,

枫叶密如稠,五花山时候,不忍离秋,

有一天我要去看你,无论你同意不同意,牵着你的手,在惬意的拥抱中闻花香、看太阳、遛风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