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步旅举行冬季实兵演习

再加上低压电热毯、暖水袋等取暖措施
  8日晚,一场大雪飘降科尔沁草原,气温降至零下17摄氏度。参加冬季实兵演习的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步旅官兵,却开始在雪野安营扎寨。   “这次演习,所有官兵不住帐篷,全部住战车。”在一辆覆盖着伪装网的指挥方舱前,旅政委白景新向记者展示他的住处。   记者走进“房车”看到,车厢中间是加装的长条桌子,两侧是加装的床铺,共6个长约1.7米、宽约70厘米的木板对应放齐,就像火车的卧铺一样。   “桌子,可用于召开作战会议,床铺则用来睡觉。这些桌子和床铺都是折叠的,用时放开,不用一收就行。”白景新介绍,“我们采用多种手段取暖,车厢内安装了暖风机,每个人还有24伏低压电热毯。”   披着军大衣的记者站了一会儿,感到有些冒汗,挂在一角的温度计,水银柱已升至16摄氏度。记者还了解到,他们在指挥方舱车厢内办公、住宿,正逐步实现“电气化供暖、箱组化保障”的新模式,并与战场对接处理了发电机战场消声等问题。   在装步一营宿营地域,记者看到,一名下士将装甲输送车内侧的座板向上掀起约50度,并用随车铁链固定,将撬棍等随车器材均匀横搭在座板上放好床板,铺上被褥,不到两分钟,一个“上下铺”便展现在记者眼前。   “上铺可住3人,下铺能挤4人,加上驾驶舱可供1人休息,一台车能处理一个战斗班的住宿问题。”指挥连连长盖春雷说。   “我们每个人铺了防潮垫、气垫、褥子,睡觉时钻进单兵睡袋,盖上被子和大衣,再加上低压电热毯、暖水袋等取暖措施,一点也不觉得冷。”四川籍战士苏峰请记者体验他的铺窝。   记者抱着暖水袋和电热宝钻了进去,别说,还真挺暖和。不外,由于装甲车内的室温低,还是有些冻脑袋。   苏峰说,他们是戴着棉帽子睡觉的,所以就不觉得冷了。   “为什么不搭设帐篷呢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营长张志坤打开了话匣子:这是为了与战场对接,以往的实兵演习,每个战斗班都需要照顾一顶班用帐篷,在装卸载、运输、搭设撤收时,费力不说,还会迟滞部队行动速度和转换节奏。   “为了节省战场转移时间和快速应战,旅里要求这次演习一律随装宿营。”张志坤说,做到“随时能动、随时能打、随时能带”。   这时,旅长刘纪远到装步一营检查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宿营不用帐篷,每个营可减少3台运输车的运力,再也看不到“行军一条线、展开一大片”的场面了。   9日拂晓,装步一营接到上级命令:实施反机降作战任务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官兵快速收起个人物资,将随车装具固定好,不到10分钟,数十台铁甲战车便投入战斗。(记者马令)